专题:野战 | 色系漫画全集 | 邪恶漫画全集 | 少女邪恶漫画 | 动图 | 邪恶gif | 动漫美女被虐 | 西西人艺体图片大胆 | 哥哥去 | 翘臀美女 | 后入式 | 雨后小故事 | 女人图片黄一点图片 | 自行车小故事 | 啪啪啪啪动态图 | 做爱动态图 | 邪恶GIF | 百度网盘资源你懂的 | 本子库 | 邪恶漫画少女漫画 | 福利吧 | 另类图片 | 涩涩爱 | 日本邪恶漫画大全 | 无翼鸟邪恶少女漫画 | 无翼鸟邪恶漫画全集 | 做爱过程 | 做爱的姿势 | 爱爱视频 | 艳情小说 | 男女做爱 | 美女做爱 | 性生活小说 | 性生活图片 | 夫妻生活图片 | 激情视频 | 撸撸射 | 哥哥撸 | 撸二哥 | 得得撸 | 撸时代 | 撸啊撸 | 撸一撸 | 撸尔山 | 狠狠撸 | 千百撸 | 夜夜撸 | 性爱图片 | 激情小说 | 做爱视频 | 口交图片 | 色情小说 | 黄色小说 | 色偷偷 | 叫床 | 宅男必备 | 女女性行为图片 | 女人的身体秘密 | 男下女上 | 青春性事 | 艳照门 | 中年妇人 | 性与爱大全 | 性交图片 |
当前位置: 搞笑图吧 > 成人小说 >

成人小说-怀念与四个小姐同居的性福日子

发布时间:2016-05-23 13:53 栏目:成人小说

 

  由于机缘巧合,我和四个妓女共同租了一栋房子,两室一厅,大约有一百二十平方米吧,厅挺大的,大约有四十个平方吧;我和那四个妓女分居两室;厨房和浴池公用。我是一个落魄的书生;而她们四个我也只知道应该叫她们:言姐、容姐、功姐和德姐;至于年龄我就无从考察了;但有一点我可以打保票,她们四个绝对是美女,绝对是妓女中的极品。

  我整天闲着没什么事,几乎天天在电脑前呆着,写一些可以糊口饭吃的文章。而我上大学的时候,电子课我是学的相当好的,所以,改造一个窃听器对我来说轻而易举,于是我找了个换灯泡的机会,在妓女卧室的天花板灯上,装了一个窃听器,与电灯并联,保证二十四小时有电。这样我就可以很顺利的收集生活素材了!

  三个女人一台戏,更何况是四个不安分的妓女了。下面就是我窃听来的有关于言姐的故事:她们四个总有时间呆在一块,谈一下自己的过去,然后再互相对骂着对方的骚气,进而发出一浪一浪的妓女特有的笑声。“砰”我听到一声打火机的声音,估计言姐的故事要开始,我想烟总是可以给人带出那几分忧愁的。

  “言姐,你到底说不说吗?不是说好了的嘛,今天你说吗?”听声音似乎是德姐的,只有她的声音最为娇嫩。

  “阿德,就你最急,总得让我想想该怎么说吧,你这小骚货……”说着言姐“噗哧”一声笑了。

  我一听有门,看来她们要轮流讲自己的故事,而且还是第一场,我暗自庆幸我一点都没有错过!

  言姐接着说:“你们有来自农村的吗?看你们的样子就知道没有了,算了算我没问。我是个小山村的穷家女子,你们应该知道山村的日子苦吧,我从小就立志要走出小山村,可是我只上过小学,勉强熟悉几个字而已,那段日子真是太苦了:一年一年的捱过来,我十二岁的时候就来例假了,可是一直到我十七岁,

  我从来没有洗过澡,你们根本无法想象。后来,我十八岁那年我到我们山后一个人迹罕至的小溪里洗了个愉快,换上了我的新衣裳就只身来到了深圳。”

  言姐顿了一顿,似乎是擦了擦泪吧,接着说“不过,以后的日子就好了。说起来也算是我比较幸运,刚来的深圳就碰到了,一个团长将军要找女保姆,月薪2000人民的币,而且保吃保住,2000元啊,我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挣那么多钱!一切都来得太忽然,也太顺利了,我被选中了。这对我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啊,不过,你们怎么也猜不倒我在老团长家里干了些什么。”说到这里,言姐忽然说:“哎,阿容,给我倒杯水喝。”

  随后,我就听到了床“吱吱”的响。

  “我在那里工作了两年,第一个半月我什么也没有做,只是每日三餐吃着大鱼大肉,再就是一天洗一次澡,将军夫人帮我清洗外阴,将军夫人大约有五十几岁吧,身体健康的不得了,不过,人还是挺和蔼的。刚开始的时候我还感到害羞,她就说,不要害羞,女人要注重自己的清洁,要不日后落下什么病可就晚了。我当时还是处女,所以,对这个也不是很了解,就在那天晚上我才知道,原来尿道和阴道是两个地方”,说到这里,我听到了一浪一浪的笑声。“将军夫人说她是妇科医生,

  我现在的好多知识都是她交给我的,她告诉我女人的下体要天天洗,她还说要用清水,不能用热水汤,更不能用热毛巾捂,否则,会导致下体充血,变黑,丧失了女人鲜红的勾引男人的漂亮秘密;她还告诉我不要用毛巾什么的,清洗阴道里面,那样是最不卫生的,也不要在下体喷香水,否则,香水的味道和男人的精液以及自己的阴精混合起来很难闻,男人是不喜欢的。”

  “言姐,你在举办性知识讲座吗?快讲你的故事吧,你到底干什么了,不要卖关子了。” 有人终于忍受不住了。

  言姐笑着说:“功姐,这里面就你最不卫生了,小心得了性病,别怪我没有提醒你,我还要告诉你一点,大小便之后,用卫生纸要从前往后擦,不要弄反了,那样很轻易感染阴道的,感染了,看你以后用什么混饭吃!”随后,我似乎听着有人喝了一口水。

  “在这半个月里,我明显感到了自己的变化:头发越来越有光泽;皮肤越来越有弹性,而且越来越光滑;更为重要的是我感到自己越来越女人,越来越寂寞。终于有一天,将军夫人问我是否起夜,我当时感到很迷惑,我就告诉她,我从来不起夜的,我问她有什么事吗,她却笑而不答。那天晚上将军夫人来了,不过,还给我带了一个小礼物--一枚干瘪的枣。随后,她拿出四副手铐,将我的四肢铐在床上,让双手和双脚尽量的大开大合,

  这样我的下体就充分的暴露在夫人的面前,假如靠的近一点,我想很有可能会看到我的处女膜。不过,当时我太惊恐了,也不知道我下面的命运将是如何,不过,从我来的那一天起,我就想一个月2000块,叫我做什么我都认了。随后,夫人将我的阴唇扒开,将那枚干瘪的枣紧贴处女膜放在我的阴道里,随后我感到阴唇自动闭合了,

  同时有一种热乎乎和火辣辣的感觉通遍全身,下体在不停的一翕一合,身体不由自主地颤抖,忽然觉得想要小便,夫人拿出一根皮管,粗细正好可以插进尿道里,然后,将另一端插在夜壶里。最后,对我小声说了句什么,就笑嘻嘻的走了。”

  “难不成这就是你的任务?这倒是有点新奇,不过,这有什么用呢?”终于还是有人要问了,难道你不想问吗?

  言姐没有理她,接着说:“那天晚上我可遭罪了,怎么睡也睡不着,那种感觉让我感到莫名的兴奋,尤其是那枚干瘪的枣是会泡胀的嘛,它在里面不停的胀,感觉像是有个东西在动似的,同时感到似乎从里面流出来什么似的,可惜我看不见。一直折腾到凌晨5点钟,下体的感觉渐渐麻木了,也或许是我流的东西太多了,

  整个身体都已经虚脱了,没有力气了,渐渐的昏沉起来。正在这个时候,夫人把我给唤醒了,我天天早上六点钟都要准时跑步的。在我朦朦胧胧的时候,夫人把我的阴唇拔的出奇的大,我感到了阵阵的刺痛,然后,她用镊子将胀的饱满枣取走,上面有白色的,还有血色的,估计是我的阴精和我的处女血,

  后来我听说老将军就这样没有清洗原汁原味的吃掉了。以后这件事我干了整整两年,不过在刚开始的半个月里,我没有额外的服务,下体没有经过大一点的刺激,所以只能放一个枣,而且整整流了半个月的血,虽然每次都不多。过去这半个月,每逢初一、十五就要和将军作一次爱,而下体的枣也随着增为三个。说起来你们或许不相信,人家将军不愧是当过八路的,都七十好几的人了还能坚持半个小时。”

  这时不知是谁在开玩笑,笑着说:“都是你言姐的功劳!”随后大伙笑成了一片。